死氣之火,零地點突破!!

腐萌王道、BT萬歲-!讓我們來崇拜吧-!(爆) 就讓我們一起邁向那個世界前進吧-!XDDDDDD(炸

<< | 2017-07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吾命】美麗的蝴蝶〈吾命X自創/2〉

待在光明神殿養傷的芙萊爾已痊癒,且在教皇的安排下也得到一間房間,至於格里西亞和雷瑟的搜查則是無功而返。

接到他們要回來的消息,芙萊爾便央求此刻看顧他的人-羅蘭.魔獄:〔羅蘭哥,我可以去迎接他們嗎?〕

被芙萊爾這麼要求,羅蘭有些遲疑了。
最後羅蘭答應了芙萊爾的要求,帶著芙萊爾從別的地方離開光明神殿,當然離開時也有留張紙條告知。

和芙萊爾待在噴水池附近等待格里西亞和雷瑟的出現時,期間芙萊爾也乖巧的待在羅蘭身旁並東看西望的。

〔哇~羅蘭哥,這裡真的好熱鬧又好漂亮哦!〕芙萊爾閃著雙眼說。

看著像孩子般開心的芙萊爾,羅蘭便出聲提醒:〔小心,到時跌倒受傷。〕

芙萊爾邊看邊回了聲嗯,又看了一下後才回到羅蘭的身旁乖乖的待著。

〔羅蘭哥,這裡所有的事物都好好玩也好有趣哦,我...我想到處走走看看可以嗎?〕芙萊爾望向羅蘭問。

〔這個嘛...,哪天我再帶你慢慢逛吧,因為...你看。〕

羅蘭伸出手要芙萊爾往某處看,便看見兩個騎著馬的身影出現在城門口。
一看到那兩道人影,芙萊爾便開心地抓著羅蘭的手。

〔是格里西亞哥和雷瑟哥他們回來了!他們回來了耶!〕芙萊爾開心的說。

〔是啊,我們慢慢的走過去吧。〕羅蘭起身道。

芙萊爾開心的點頭後牽著羅蘭的手一起朝那兩個身影走過去。
而格里西亞和雷瑟早在進城時便發現到芙萊爾和羅蘭的存在,一看到芙萊爾的身影格里西亞的笑意更深了。

等到兩人慢慢來到他們面前格里西亞優雅的下馬:〔身體已經好一點了嗎?還有哪裡會痛不舒服的嗎?〕

〔我全都好了!而且現在我也能到處走動了呢!〕芙萊爾微笑道。

說完芙萊爾順勢動了動身體表示,格里西亞看了後微笑著伸手摸摸芙萊爾的頭。
回到神殿後格里西亞和雷瑟來到教皇的房間。

〔搜查的結果如何?有找到什麼相關線索嗎?〕教皇看向兩人問。

格里西亞搖了搖頭:〔沒有,什麼都沒找到。〕

聽了格里西亞的回答後教皇沉思了起來。

〔那麼看來也只能慢慢來了,太著急的話什麼線索都找不到。〕雷瑟沉思了會說。

沉默了許久,格里西亞像是想到什麼似的開口:〔對了,我不在的這段期間沒有趁機虐待芙萊爾吧!〕

〔我怎麼可能會這麼做,就算要他幫忙也只是讓他掃地那類小事情而已。〕教皇立即為自己反駁道。

就在格里西亞啟唇要說話時,一陣敲門聲引起三人的注意,教皇回答聲請進後門便打開,進來的人正是兩人口中的主角-芙萊爾。

〔教皇哥哥,這是希歐哥哥要我拿來給你的文件。〕芙萊爾抽出文件放下道。

教皇露出抹微笑:〔辛苦你了,坐下來喝杯茶休息一下吧。〕

〔不用了,這怎麼好意思,而且還有文件在等我發送呢,改天有空再來叨擾,那我先離開囉;教皇哥哥、格里西亞哥哥、雷瑟哥哥再見!〕

說完芙萊爾飛也似地離開繼續分送文件,至於某兩人還處於震驚狀態久久未恢復。

終於回過神的兩人,格里西亞最先衝上前大力拍了下桌子:〔最好給我好好解釋一下,為什麼芙萊爾會喊你......〕

話說到一半便停住,因為...那個稱呼格里西亞真的實在說不出來。

〔啊?你是說剛才的稱呼嗎,是我要他這麼叫我的啊。〕教皇很是得意的說。

教皇一說完格里西亞雖想再度衝上去時卻被雷瑟給阻止了下來。

〔你都老大不小了,還要那孩子叫你......,我絕對不允許-!〕格里西亞邊說邊拍桌。

待格里西亞說完,一旁的雷瑟則悠悠啟唇:〔拍的那麼用力你手不會痛嗎?〕

經雷瑟這麼一提格里西亞這才發覺自己的手正隱隱做痛,接著才抓著手在那跳來跳去。

〔後知後覺的傢伙...。〕教皇小聲道。

在丟個初級治療術後格里西亞再度瞪向教皇。

〔我決定了...,芙萊爾還是和我一起住好了!〕格里西亞一臉堅決的說。

聽了格里西亞的決定,雷瑟和教皇立馬拒絕。

被秒殺的格里西亞很是不滿的開口:〔為什麼不行!〕

『禁止獨佔!』雷瑟和教皇異口同聲道。

那兩人的回答令格里西亞頓時整個人楞住。

〔誰、誰說要獨佔了,是保護、保護!〕回過神的格里西亞輕咳了聲回道。

而格里西亞的話得到兩對很是懷疑的眼神。

【吾命】美麗的蝴蝶(吾命x自創/1)

人潮擁擠的街道上,一個穿著無袖襯衫、牛仔褲;手戴繩環有頭深棕色及腰長髮綁起黑色雙瞳的少年。
他有著一張圓潤的鵝蛋臉及修長的身材,走在街上常常吸引到眾人所有的目光。

可仔細一看他此刻的臉色卻不怎麼好,紅潤的雙頰中帶著些許蒼白。

(啊-討厭...,老媽真是的;明知我怕熱竟然還要我頂著大太陽去替她跑腿...,啊啊啊-好熱哦!)少年心裡不停地抱怨著。

正當少年因紅綠燈而停下時,後頭突然伸出一隻有些白嫩的手將少年推向了有來車的道路上,由於事出突然令少年及一輛快速駛來的車主都無法避開,於是少年就這麼被車子直接撞了上去。

而在一旁的路人也因為事情發生得太快無法阻止,紛紛都大聲驚叫了起來,接著開始有人拿出手機叫救護車和警車。
少年在無法避開時被車子撞飛至幾呎遠,意識漸漸模糊。
過沒多久,像是沉睡許久般少年睜開雙眼,眼前出現一個有著金黃如太陽般長髮,湛藍如水的雙瞳男子,正笑咪咪地直盯著他瞧。

兩人相視了一會,接著異口同聲大叫了起來:〔哇啊-!!〕

大叫過後沒多久,門嗙的一聲被粗魯的打了開來。

〔太陽!怎麼了?!〕

看到闖進來的一群人後少年再度叫了起來後便昏厥過去。
沒多久少年終於再度清醒,一睜開眼便看見身旁有十幾個人盯著他看,瞬間變成驚嚇到的兔子般縮成一團。

接著一個三黑的男人(黑髮黑眼黑衣服)推開眾人:〔你們嚇到他了,全都給我出去!〕

說完那人把其他人給趕了出去,獨留起初遇見的人和他自己。

〔好了,你還記得怎麼到這裡的嗎?〕金髮男子坐到椅子上問。

床上的少年先是沉思了一會,接著搖頭:〔不記得...,我...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叫什麼......〕

少年在說時金髮男子和黑髮男子互視了一會。

〔他喪失記憶了是嗎...,這樣可就困難了...。〕黑髮男子沉思道。

金髮男子沉默了會:〔既然他喪失了記憶,就先留在這裡慢慢觀察好了?〕

〔也只好這麼做了,因為...他畢竟是憑空掉下來的所以很難保證是沒問題的人。〕黑髮男子想了想說。

就在兩人陷入思考時,床上的少年怯怯地啟唇:〔那個...能請問你們兩位的名字嗎?〕

聽了少年的話,兩人先是互望接著才看向少年。

〔我叫格里西亞.太陽,是十二聖騎士之首。〕格里西亞笑著說。

格里西亞自我介紹完後看向一旁的男子,那人這才悠悠開口:〔我是雷瑟.審判,你既然想不起自己名字的話...需要幫你想一個嗎?〕

雷瑟話才說完便看見少年閃著雙眼望著自己。

〔咳嗯...,名字我和格里西亞會幫你想的,現在你先好好的休息吧。〕雷瑟扶少年躺下道。

而少年在躺下後乖巧地點了點頭,格里西亞和雷瑟替少年蓋好被子後靜靜地離開房間。
兩人在離開房間後來到教皇的房間。

〔那孩子睡著了,接下來得查到他的身份才行。〕雷瑟想了想說。

格里西亞聽了雷瑟的話後連忙說:〔可是他都不記得自己的名字,而且他也是憑空出現的要怎麼查?〕

〔自然是他出現時的地方。〕雷瑟抬頭望向遠方說。

在一旁的教皇悠悠開口說:〔在你們出發之前,不是答應他要替他取個名字嗎?〕

〔巴特芙萊爾。〕兩人異口同聲道。

沒想到會有如此默契,就連教皇也有點楞住。

〔你們還真有默契,不過...為什麼取和蝴蝶相近的名字啊?〕

雷瑟和格里西亞互視,接著格里西亞才啟唇:〔不曉得是什麼原因,我發現當他從空中出現時背後好像長了蝴蝶翅膀一樣,所以才替他取這名字。〕

〔背後長了蝴蝶翅膀是嗎......〕教皇喃喃自語著。

就在雷瑟和格里西亞要離去時,格里西亞轉頭說:〔可別趁我們不在時欺負芙萊爾,我回來時如果沒看到人的話......〕

話未說完的格里西亞便和雷瑟一同離去。
兩人先是召集另外十一位聖騎士到會議室,全部都到齊後便開始開起會議。

〔最近幾天我和審判會去趟遠門不在光明殿,所以你們還是照常工作,有空時就幫忙看顧那個少年及教皇;以免那少年糟到教皇的毒手,以上有什麼問題嗎?〕

問完沒多久,綠葉艾爾梅瑞便啟唇:〔那他的名字呢?如果要照顧他不知道名字那就糟了。〕

之前我和審判也有問,但他好像忘了自己的名字,所以我想了一個名字給他-巴特芙萊爾。〕

〔巴特芙萊爾?這不是...〕

格里西亞看了下艾爾梅瑞輕點了下頭。

〔對了...〕格里西亞再度啟唇:〔芙萊爾目前先住我的房間,但這也不是辦法,在我出遠門這段期間你們幫他忙叫教皇弄個房間給他。〕

〔那他住你房間不就得了,做什麼還要找房間?〕大地疑惑地問。

〔大地兄弟,你想把秘密攤給各位看嗎?〕格里西亞笑著說。

格里西亞說完大地馬上沒再說話。

待所有人都離開後,獨留格里西亞和雷瑟,雷瑟便開口:〔真難得看你對一個人這麼保護又照顧。〕

〔是嗎?大概是芙萊爾像弟弟般可愛的關係吧。〕格里西亞笑了笑說。

兩人離開會議室後各自回房準備,格里西亞回到自己房間看著躺在床上的人,接著坐到床邊看著芙萊爾的睡臉,沒多久格里西亞伸出手撫摸了下芙萊爾的臉和髮。

就在格里西亞收回手時床上的芙萊爾這時睜開了眼。

〔嗯...,我睡多久了?〕芙萊爾揉了揉眼問。

格里西亞摸了摸芙萊爾的頭安撫說:〔沒有很久,再躺一下吧你身體狀況還沒復原,你就好好休息養病;在那之前我有話要說你躺在聽就好,首先你的名字我和審判已想好你就叫巴特芙萊爾,還有就是最近我和審判有事要出趟遠門;所以我請其他人有空時來照顧你,目前你還不熟悉這裡所以可千萬別亂跑,要去哪也要先向他們通知一聲並有人陪同才能去,知道嗎?〕

〔嗯,我知道了,你們路上要小心哦。〕

語閉芙萊爾閉上眼睡去,而格里西亞在看了眼床上的人後開始準備所需物品。
全準備完畢後,格里西亞帶上太陽神劍走出房間時再看了眼後才離開去和雷瑟會合。

〔芙萊爾的情況還好吧?〕雷瑟騎上馬問。

格里西亞也上馬後回答:〔很不錯,我想這幾天他身體就會恢復了。〕

〔是嗎?那我們就出發吧。〕

兩人騎著馬秘密的出葉芽城朝最初發現芙萊爾的地方前進。
而那兩人離去後沒多久,床上的芙萊爾因飢餓醒了過來。

〔唔...,肚子好餓...可是格里西亞說過不能隨便亂跑...〕

正當芙萊爾天人交戰時,敲門聲令芙萊爾嚇了一跳並下意識地說了請進的回答。

回答完後發現哪裡不對時的芙萊爾,門此刻也打了開來,進來的是艾爾梅瑞,手中還捧了一個碗冒著些許熱氣的食物。

〔你已經醒了嗎?我想你肚子應該也餓了就去幫你弄了碗魚肉粥,能起得來吃嗎?〕艾爾梅瑞關好門道。

聽到有吃的芙萊爾連忙點頭回答可以。
艾爾梅瑞先替芙萊爾調整好枕頭後再將碗遞給芙萊爾。
接過碗芙萊爾慢慢地吃了起來。

〔嗯~,好好吃哦!〕芙萊爾捧著雙頰說。

芙萊爾的舉動逗笑了艾爾梅瑞:〔慢慢吃,小心燙。〕

把魚肉粥吃完後,芙萊爾將空碗遞還給艾爾梅瑞。

〔真的好好吃,謝謝;請問你的名字是...?〕

艾爾梅瑞笑了笑說:〔我是艾爾梅瑞.綠葉,十二聖騎士之一。〕

〔艾爾梅瑞...〕芙萊爾咀嚼著像是要深記在心,接者便開口:〔我叫巴特芙萊爾,那個...我可以叫你...梅瑞哥哥嗎?〕

〔當然可以啊,我很歡迎哦。〕艾爾梅瑞笑著說。

見艾爾梅瑞答應自己的請求芙萊爾的雙眼瞬間亮了起來,並漾起一抹有些傻氣的微笑。
芙萊爾的笑容令艾爾梅瑞忍不住伸手摸他的頭。

〔梅瑞哥,格里西亞說要出趟遠門是要去哪裡啊?〕芙萊爾一臉好奇的問。

艾爾梅瑞摸了摸芙萊爾的頭笑著說:〔他只是出任務而已,至於是什麼地方我也就不清楚了。

聽了答案之後芙萊爾乖巧地點了點頭。

〔那...梅瑞哥,我想去走走可以嗎?〕芙萊爾一臉期盼地問。

〔這個嘛...,你先放在一旁先把身體養好一點後,我再幫你問太陽看看,在那之前先忍耐一下好嗎?〕

無奈下芙萊爾也只好乖巧點頭說好。
在芙萊爾養病的期間,格里西亞和雷瑟還在調查。

〔啊-不行...,無論怎麼找都沒辦法找到蜘絲馬跡。〕格里西亞無奈地搔了搔頭說。

雷瑟環視著四周:〔我看還是再努力找看看好了。〕

聽到雷瑟這麼說格里西亞也只好再繼續搜查。
Read more...

 | HOME | 

萌腐道餐廳

主人,歡迎您回來,請問您想先吃飯還是要先洗澡呢?啊,您想先看文是嗎,好的,請主人慢慢欣賞哦^^

千萬別認真哦=w=

本人的癈言癈語

§紫羽冰嵐§

Author:§紫羽冰嵐§
呼呼呼~~~~

最近讓我萌的東西真的實在是有些多呀XDDDDDDDDDDDDDD

是說小花爺呀。。。你打算啥時要把天真給取進門呢???(被小哥拿著龍背脊追殺ing

日站夢小推薦

PLATFORM 2
 ドリーム小説中心二次創作サイト 管理人…秋月葛葉 蝶の導く夢 サイト名:DARKNESS CROSS
管理人:東雲時雨 サイト名:無敵スマイル
管理人: 白神京香
サークル名:『スタラビ』   +PN:如月綺香(HNと一緒) テニスの王子様 -学園祭の王子様 サイト名:『月の光に照らされて』
管理人名:緋灘 黎(ひなだ れい)
ジャンル:超よろず(夢・BL夢・二次創作)
サイト名  King of Solitude
管理人  千鳥冬子 サイト名:B-b.SAVE 管理人:茶与 or 亜由川

最新引用文章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緣份速配機XDD

呵呵呵~~~你和我速配嗎XDDD

ブロとも一覧

ブログ内検索

ウェブカレ

◇小團子◆

メロメロパーク

☆YANAGI★

メロメロパーク

▼團子的老公-KIME▽

メロメロパーク

☆YANAGI的老公-SHIROTA★

メロメロパーク

小hajime

可愛的小雲豆

☆可愛時鐘★

風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