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氣之火,零地點突破!!

腐萌王道、BT萬歲-!讓我們來崇拜吧-!(爆) 就讓我們一起邁向那個世界前進吧-!XDDDDDD(炸

<< | 2017-07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網王】絕對不放〈all日吉/4〉

〔你這傢伙...,再亂講的話...哼哼哼哼哼哼。〕冥戶惡狠狠的說。

面對冥戶的話,跡部僅是連忙點頭。

追逐戰平安落幕後,日吉從岳人懷中離開來到跡部身旁:〔要不要吃棒棒糖?〕

說完日吉遞出手中的棒棒糖,而跡部則含淚接過,這時樺地來到日吉身旁拿出一根新的棒棒糖給日吉。

〔啊-累死我了,我先回去了;打擾你們真不好意思。〕丸井呼口氣道。

丸井說完正要離開時,日吉來到他的面前:〔要回去了嗎?改天再來玩哦!〕

日吉邊說邊揮手向丸井道別,此舉可愛程度迅速破錶。
沒多久冥戶走了過來將日吉拉回,因為...丸井此刻雙眼有如盯著獵物的肉食動物般看著日吉。

〔要回去就趕快走!敢對我家日吉出手的話...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冥戶一臉兇狠道。

冥戶如此明顯的表達令丸井趕緊逃離時,依依不捨地再看日吉一眼後才離開冰帝學園。

就在丸井離開沒多久,冥戶把日吉面向自己:〔若你聽好了,剛才的那個大野狼一看到他記得要躲遠一點知道嗎?〕

日吉舔著棒棒糖雖滿臉疑問但還是點頭說好。

在一旁同樣吃著棒棒糖的跡部則喃喃地說:〔說是媽媽還不肯承認...〕

〔你.說.什.麼?我沒聽清楚,能說明白一點嗎?〕冥戶露出抹“危”笑道。

看見冥戶的“危”笑,跡部馬上噤嘴繼續舔棒棒糖。
沒多久當神崎教練來到球場時,看到的畫面是-冥戶抓著跡部開罵;樺地則抱著娃娃狀態的日吉;其他正規球員也沒練球而是圍在日吉身旁,剩下的隊員則是處於雙眼放空狀態。

〔現...在是什麼狀況啊...,是練過頭了嗎...〕神崎教練喃喃自語著。

正當神崎教練還摸不著頭緒時,樺地抱著日吉來到他身旁。
日吉拉了拉神崎教練的袖子令他注意到自己。

〔嗯?日吉,什麼事?〕神崎教練轉頭問。

可日吉僅拿出棒棒糖遞給神崎教練:〔給你棒棒糖。〕

神崎教練接過那根棒棒糖後,整個人便怔在那動也不動。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難不成這裡又變成了育幼院了!?〕神崎教練再度失魂。

而一旁的日吉則舔著棒棒糖看著失魂的神崎教練滿臉問號。

盯著看沒多久日吉伸手拉拉樺地的袖子:〔吶吶樺地,他變成石頭了耶,我可以爬嗎?〕

樺地抱起日吉並搖搖頭,令日吉很失望地繼續舔糖果。
社團結束後原本慈郎和日吉約好要一起去吃甜點,但最後卻變成正規所有球員一起去。

〔想吃甜點跟我說一聲就好,為什麼要來這家店啊?〕跡部環視著這家餐廳問。

慈郎一臉開心的說:〔因為我很喜歡這家店的甜點啊~。〕

〔而且還是有人特別請客的更棒。〕冥戶笑咪咪道。

聽到冥戶的話,跡部頓時楞住朝冥戶方向望去。

〔那個...你剛說什麼?我好像沒聽清楚耶。〕跡部嘴角微抽道。

像是怕跡部沒聽清楚的樣子,冥戶轉頭對坐一旁的日吉微笑:〔真是太好了呢,今天跡部把拔要請客,若想吃什麼儘量點沒關係。〕

冥戶的話令日吉很高興的閃著雙眼開始挑選,而跡部則被冥戶那句把拔給擊沉。

〔把拔,我真的可以隨便點嗎?〕日吉一臉期待問。

聽到日吉也這麼叫他的跡部,不禁開始有些自暴自棄地開口:〔是、是啊,你想吃什麼把拔都買給你。〕

在一旁的冥戶聽了趕緊摀住自己的嘴才沒笑出聲,但他那顫抖的雙肩證明了他的動作一點意義都沒有。
正當冥戶在忍笑時,日吉接下來的話令冥戶當場石化。

〔馬麻?怎麼了,身體不穌胡嗎?〕日吉擔心的問。

日吉的話讓所有人忍不住噴笑了出來,而冥戶卻受到打擊呆楞在原地。

〔叫得真好,若!〕跡部比了個讚道。

跡部不出聲還好結果變成二度追逐戰再次上演。
其他人則無視般找座位然後點餐一氣呵成,當冥戶不在時照顧日吉的責任就歸到樺地的身上。

樺地先是餵日吉吃巧克力蛋糕,接著又拿紙巾擦拭日吉嘴邊的巧克力醬。
就在樺地要幫日吉拿甜點而離開時,忍足和長太郎便趁機將自己的放到日吉面前。

〔來~,葛格的蛋糕給你吃。〕忍足微笑著說。

一看到有蛋糕的日吉馬上露出微笑:〔謝謝狼葛格!〕

聽到日吉對自己的稱謂,忍足瞬間整個人楞住而長太郎則笑了出來。
看到石化的忍足日吉是滿臉疑惑,然後把視線望向在笑的長太郎。

〔汪汪葛格,狼葛格石頭可以爬嗎?〕日吉吃了口蛋糕問。

爬字才進到長太郎耳裡接著便趕忙阻止。

長太郎連忙遞上起司瑪芬露出微笑:〔不可以哦~乖乖,亂爬的話馬麻會罵的,來吃這個。〕

話才說完的長太郎頭馬上就被K了一下,原來冥戶在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回到了他們兩人的身後。

背後燃著熊熊烈火,冥戶惡狠狠瞪大眼:〔再亂叫一次...就讓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陽!〕

面對冥戶的威脅長太郎嚇得猛點頭不敢再亂來。

【網王】絕對不放(all日吉/3)

一進到保健室,日吉便走向病床邊:〔哦,你終於醒來了;你知不知道你好重啊,還昏倒呢。〕

邊說日吉邊將雙手撐著下巴,這舉動看在聞太眼裡超可愛而一旁的冥戶則暗地裡瞪著讓聞太不禁打了個冷顫。

〔嗯?你身體不舒服嗎?還是受寒感冒了啊?〕

語閉日吉將身子探向前將自己的額頭抵上聞太的,由於太過靠近的關係讓聞太瞬間爆紅了臉,而冥戶是馬上將兩人迅速分開。

〔日吉不可以哦,要小心大野狼才行哦。〕冥戶拍拍日吉的頭說。

冥戶的話令日吉有些疑惑的歪了頭滿臉問號:〔大野狼?哪裡哪裡!?我想看我想看!〕

日吉意外的回答瞬間秒殺兩人-冥戶及聞太。
就在兩人被擊沉後沒多久,保健室門被粗魯的打開。

〔你們兩個是想混到什麼時候-!〕來者是跡部。

看見跡部來了,日吉便黏了上去:〔吶吶,跡部跡部;大野狼......〕

日吉話還沒說完,便被冥戶抓住並將嘴給摀住。

〔啊嗯?你在說什麼,什麼大野狼......〕

跡部說到一半發現到坐在病床上的聞太,馬上明白所有事情了。

接著跡部便來到日吉跟前,伸手摸摸日吉的頭:〔孩子...,聽冥戶馬麻的話準沒錯的!〕

〔誰是馬麻啊!〕冥戶怒吼道。

〔你這什麼意思啊-!〕聞太也怒吼了出來。

冥戶和聞太怒視著跡部,可跡部卻不慌不忙地把日吉從冥戶懷裡拉到自己的身旁:〔馬麻生氣果然很可怕,連大野狼也是;我們回球場吧。〕

跡部露出抹似挑釁意味的微笑後,牽著日吉的手朝球場走去。
而冥戶和聞太在聽到門關上的聲音後,猛地拔腿追了上去。

〔可惡的跡部-!給我站住-!!!!!!〕兩人異口同聲吼道。

見兩人追了上來,跡部一個靈敏將日吉扛了起來跑離那兩人。
才開跑沒多久,後頭的兩人也一同跑了起來成了追逐戰,讓一旁經過的學生受到不小的驚嚇。

被抱著的日吉在喝了不明藥物後,不止外表改變就連心智也小小的改變了。

〔呀哈哈哈,好好玩哦;加油加油!〕日吉高舉雙手道。

對於日吉這舉動跡部先是有些小驚訝,後來漸漸地感到有趣。
四人跑一跑便來到了球場,這場追逐戰頓時吸引許多人的注意力。

可最受矚目的算是跡部肩上的日吉,因為...此刻的日吉有如洋娃娃般可愛討喜,當跡部經過樺地的身旁時很順手的把日吉拋給樺地去照顧。
而樺地在接過日吉後,迅速地拿出一根棒棒糖給日吉。

日吉一接過棒棒糖沒多久一臉開心地舔了起來,順便盯著面前持續追逐個不停的某三人。

其他人此時也沒什麼想練球的心情,紛紛都來到樺地的身旁看日吉。

〔他們三個到底是在玩什麼遊戲啊?〕岳人接過日吉汗顏地問。

岳人話問完沒多久,懷中的日吉便開心的說:〔馬麻和大野狼在追跡部!〕

〔我不是馬麻!(我不是大野狼!)〕某兩人異口同聲吼道。

沒多久這場追逐戰在跡部被捕獲之下結束。

【網王】絕對不放(all日吉/2)

過沒多久,練習完的冥戶拿著毛巾在擦汗時並巡視整座球場,但在沒看到某人身影時瞬間拋下手中的毛巾衝去找人。
另一旁面,原本在跑步的日吉跑到一半時看到有個熟悉的人影,想也沒想的就朝那人影跑了過去。

〔丸井聞太?!你來這做什麼?〕日吉疑惑的問。

被喊名的聞太有些嚇一跳地轉身,結果映入眼裡的是一張微小但很漂亮的瓜子臉;一雙明亮的眼神及略微矮小的身材卻很纖細,頓時令聞太有些看呆了。

見聞太沒回答自己的問題,於是日吉來到他面前並揮了揮手:〔喂-,有聽到我在說話嗎?〕

這時聞太才瞬間回過神來。

〔聽你的聲音...,你、你是日吉若!?〕

對於聞太的驚訝和提問,日吉則是很爽快的回答沒錯。
日吉的回答讓聞太瞬間石化,而日吉見聞太動也不動感到有些奇怪於是便伸手戳了戳眼前的人。

〔喂,聞太?哈囉~有人在家嗎?〕

戳了許久聞太的身體就這麼朝地面上躺去,嚇得日吉連忙伸手拉住勉強降低了衝擊。

〔聞太、聞太!喂!〕日吉猛拍聞太的臉吼道。

過沒多久,原先在尋找日吉的冥戶,在聽到日吉的喊叫後尋聲而來,看到的畫面便是-躺在日吉懷裡閉上雙眼的聞太及猛拍打聞太臉龐的日吉。

〔呃...,這是怎麼一回事啊?〕冥戶有點懵了。

聽到熟悉的聲音,日吉慌張的回頭:〔怎、怎麼辦?聞、聞太他一直都沒醒過來耶!〕

冥戶探頭望向聞太那看,在看見那有些腫脹的臉後...毫無形象的大笑了出來。

〔噗哈哈哈!他這是什麼臉啊!〕

見冥戶在那狂笑不止,日吉有些不滿的嘟嘴:〔別笑了啦!〕

驚覺到日吉真的生氣了,冥戶這才停止大笑。

〔好啦,我揹他到保健室可以吧。〕

接著冥戶便和日吉一同合力將聞太運到保健室。
將聞太平放到病床上後,日吉和冥戶各抄一張椅子分坐兩邊。

〔對了,他怎麼會出現在學校啊?〕冥戶望著床上的人問。

日吉也轉頭看了下床上的聞太後啟唇:〔我也不曉得,我是在跑步的途中發現他的。〕

〔原來是這樣子啊...,抱欺日吉;你能先離開一下子嗎?〕

雖然覺得有些奇怪,不過日吉還是聽話的先離開保健室。
待日吉離開後,冥戶站起身開始做起暖身運動。

完全準備就緒後,雙手握起成拳望向病床上的人:〔我說...你應該也已經清醒了沒錯吧...,我數到三再不醒來的話...〕

話還沒說完,冥戶便弄響握拳的雙手,而病床上的人在聽到那聲音後迅速地彈坐了起來。
看向已經清醒並坐起的聞太,冥戶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很好,我們現在就來好好的聊一下吧,但我先警告你-別想對我們家的日吉出手!〕

面對冥戶的警告聞太是頻頻點頭,之後冥戶才讓日吉進保健室。

【網王】絕對不放(all日吉/1)

〔哇啊啊啊啊啊啊-!!!!!!我怎麼變成這樣子了-!?〕

從冰帝男子網球社的更衣室傳出震驚球場所有人的叫聲。

〔發生了什麼......〕

未說完的話語立刻消失,取代的是前來訊問的人張大雙眼的畫面。

過沒多久,那人伸出手指顫驚的問:〔你...你不會是日吉......若吧...?〕

〔我就是日吉若啦!你連隊友都不會長相嗎-?!〕日吉頭冒井字回道。

聽到回答的冥戶,瞬間石化在原地久久未恢復。
而日吉則是繼續看著自己的雙手和檢查身體其他地方有無異樣。

就在檢查到一半時,社辦的門突然被打了開來,出現的是冰帝帝王-跡部景吾:〔你們在吵什麼,還不快-〕

話才說到一半,跡部便沒了聲音且也石化在門口。

〔幹麼,不行嗎-!〕日吉難得反抗道。

日吉話一說完,跡部瞬間回神:〔沒、沒事,是說...你怎麼會變成這樣子,該不會是......〕

接著跡部開始喃喃自語了起來,此時冥戶也回過神。
冥戶一看到跡部,便走上前將他拉到別處接著伸出手指著日吉。
見冥戶默默不語僅用手指著日吉,不明所以地滿臉問號。

〔少給我在那裝不懂,說;是不是你家公司產品造成的。〕冥戶惡狠狠的問。

因自己被懷疑,於是跡部有些激動地回答:〔憑什麼認定是我!?你有什麼根據或證據嗎?〕

說完跡部雙手扠腰一付得意貌望向冥戶,過沒多久又有人進來,然後又和冥戶及跡部一樣先是楞住接著才回過神。

〔日、日吉是怎麼一回事,怎麼才一下子不見就變得這麼惹人愛呢。〕

來者忍足露出一臉色瞇瞇的模樣望著日吉,而彷彿感受到那股視線般的日吉在打了個冷顫後迅速躲到冥戶的身後尋求保護。

〔收回你那色老頭的表情!〕冥戶踹了忍足一腳道。

〔痛痛痛!你還真狠,再說我哪像色老頭啊!〕

忍足邊揉著被踹的地方邊抱怨,直到冥戶拿出球拍並惡狠狠地瞪著時忍足才瞬間把嘴閉上。

〔你們先等一下再吵,冥戶;你剛為什麼一口咬定說是我的錯-!〕

聽到跡部的指責,冥戶雙手交扠胸前瞪著跡部:〔嗯?你說呢?〕

冥戶的眼神讓跡部瞬間縮小了一圈,一點反抗權力都沒有。
見跡部不再反抗後,冥戶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反正現在都已經變成這樣子了,也就只好先觀察情況看看再說,還有;跡部你要好好的照顧日吉,知道嗎!〕

對於冥戶的安排跡部也只能頻頻點頭答應。
之後待日吉換好衣服後,便跟在冥戶身後一起到球場。

兩人才來到球場,所有人都被日吉的變化給嚇到並楞住,而鳳在看到日吉變得更可愛後,一雙眼在那閃亮個不停讓人瞬間以為是隻大狗狗。

〔日吉怎麼會這麼的可愛-!!!!!!〕

鳳一說完正想撲上去準備抱日吉時,卻被冥戶一拳打趴在地。

〔嗚...,為什麼要打我,冥戶學長?〕

方才一抬頭鳳卻被冥戶那兇狠的眼神給嚇到。

〔那是因為我知道你的品性所以我才會出手的-!〕冥戶兇狠的說。

被冥戶兇狠的眼神一瞪,鳳像是做錯事的孩子般縮了起來。
而在一旁的跡部也因冥戶那兇狠的模樣而嚇到。

自那天過後,冰帝男子網球社流傳了一個傳說...,那就是-絕對不能反抗冥戶媽媽所說的話-!(冥:誰是媽媽了啊-!!!)
且那天之後,日吉便成了隊上no.2的吉祥物,至於no.1的吉祥物則是全員都認可的人-芥川慈郎!

〔小-若!〕

慈郎話一說完便撲向換衣服換到一半的日吉。

突如其來被抱住,日吉有些嚇了一跳:〔慈、慈郎!?這樣子我很難換衣服,先放開我啦。〕

終於把慈郎的手拉開後,日吉繼續換衣服。

〔好了,有什麼事嗎?〕日吉拉下衣服問。

見日吉開口了,慈郎便像小狗一樣開心的靠了上去:〔吶吶小若;今天練習完後我們一起去吃甜點吧!〕

〔嗯...,甜點啊...。〕

日吉沉思了起來而一旁的慈郎則興奮地閃著雙眼等待著答覆。

看著慈郎那模樣,日吉不禁露出抹微笑:〔也好,最近我也有點想吃些甜的東西。〕

聽到日吉的答覆,慈郎開心地高舉雙手喊萬歲。

〔不過-在那之前先乖乖的去練習!〕

伸出手抓住慈郎的衣領,日吉使出力氣拖著慈郎朝球場走去,才一現身球場所有人瞬間都停止了動作,再仔細的一瞧臉上還出現兩團紅色的雲。

〔換個衣服需要這麼久嗎?〕冥戶走上前道。

冥戶的問題,日吉的回答是:〔不要問我,去問我旁邊這隻。〕

邊說日吉邊將慈郎拉到冥戶面前。

〔啊,慈郎你這傢伙!剛又跑去哪偷懶了!〕

慈郎則歪了歪頭並露出微笑說:〔嗯?沒有啊。〕

望著慈郎的微笑,冥戶一付不為所動直盯著慈郎。

〔幹麼一直盯著我看?〕慈郎疑惑的問。

冥戶雙手交叉說:〔沒什麼,只是總覺得...你的生活過得很愉快。〕

〔嘿嘿,沒什麼啦。〕慈郎害羞的說。

(我這是貶不是褒啊......)冥戶汗顏心想。

〔趕快去練習吧。〕

說完日吉拉著慈郎的衣領朝球場走去。

〔慈郎學長,陪我打個幾場吧。〕日吉露出微笑道。

日吉的提議慈郎瞬間回答沒問題。
幾場比下來後,日吉以四比五輸給了慈郎。

〔可惡...,得再更加點油才行...。〕

帶著惋惜的表情離開球場,日吉將球拍放到椅子上後便離開去跑操場並未知會任何人。

【網王】絕對不放(all日吉/1)試閱

〔哇啊啊啊啊啊啊-!!!!!!我怎麼變成這樣子了-!?〕

從冰帝男子網球社的更衣室傳出震驚球場所有人的叫聲。

〔發生了什麼......〕

未說完的話語立刻消失,取代的是前來訊問的人張大雙眼的畫面。

過沒多久,那人伸出手指顫驚的問:〔你...你不會是日吉......若吧...?〕

〔我就是日吉若啦!你連隊友都不會長相嗎-?!〕日吉頭冒井字回道。

聽到回答的冥戶,瞬間石化在原地久久未恢復。
而日吉則是繼續看著自己的雙手和檢查身體其他地方有無異樣。

就在檢查到一半時,社辦的門突然被打了開來,出現的是冰帝帝王-跡部景吾:〔你們在吵什麼,還不快-〕

話才說到一半,跡部便沒了聲音且也石化在門口。

〔幹麼,不行嗎-!〕日吉難得反抗道。

日吉話一說完,跡部瞬間回神:〔沒、沒事,是說...你怎麼會變成這樣子,該不會是......〕

接著跡部開始喃喃自語了起來,此時冥戶也回過神。
冥戶一看到跡部,便走上前將他拉到別處接著伸出手指著日吉。
見冥戶默默不語僅用手指著日吉,不明所以地滿臉問號。

〔少給我在那裝不懂,說;是不是你家公司產品造成的。〕冥戶惡狠狠的問。

因自己被懷疑,於是跡部有些激動地回答:〔憑什麼認定是我!?你有什麼根據或證據嗎?〕

說完跡部雙手扠腰一付得意貌望向冥戶,過沒多久又有人進來,然後又和冥戶及跡部一樣先是楞住接著才回過神。

〔日、日吉是怎麼一回事,怎麼才一下子不見就變得這麼惹人愛呢。〕

來者忍足露出一臉色瞇瞇的模樣望著日吉,而彷彿感受到那股視線般的日吉在打了個冷顫後迅速躲到冥戶的身後尋求保護。

〔收回你那色老頭的表情!〕冥戶踹了忍足一腳道。

 | HOME |  »

萌腐道餐廳

主人,歡迎您回來,請問您想先吃飯還是要先洗澡呢?啊,您想先看文是嗎,好的,請主人慢慢欣賞哦^^

千萬別認真哦=w=

本人的癈言癈語

§紫羽冰嵐§

Author:§紫羽冰嵐§
呼呼呼~~~~

最近讓我萌的東西真的實在是有些多呀XDDDDDDDDDDDDDD

是說小花爺呀。。。你打算啥時要把天真給取進門呢???(被小哥拿著龍背脊追殺ing

日站夢小推薦

PLATFORM 2
 ドリーム小説中心二次創作サイト 管理人…秋月葛葉 蝶の導く夢 サイト名:DARKNESS CROSS
管理人:東雲時雨 サイト名:無敵スマイル
管理人: 白神京香
サークル名:『スタラビ』   +PN:如月綺香(HNと一緒) テニスの王子様 -学園祭の王子様 サイト名:『月の光に照らされて』
管理人名:緋灘 黎(ひなだ れい)
ジャンル:超よろず(夢・BL夢・二次創作)
サイト名  King of Solitude
管理人  千鳥冬子 サイト名:B-b.SAVE 管理人:茶与 or 亜由川

最新引用文章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緣份速配機XDD

呵呵呵~~~你和我速配嗎XDDD

ブロとも一覧

ブログ内検索

ウェブカレ

◇小團子◆

メロメロパーク

☆YANAGI★

メロメロパーク

▼團子的老公-KIME▽

メロメロパーク

☆YANAGI的老公-SHIROTA★

メロメロパーク

小hajime

可愛的小雲豆

☆可愛時鐘★

風鈴